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朝云暮雨】(42-43)【作者:爱的战士1

字数:10582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42)抚慰——婉儿的故事

  林公子发疯似得敲打着观赏用的单项玻璃,他不住的用正在流血的手敲打,用头去撞,玻璃那边的韩璐毫不知情,正在极尽风骚的卖弄着自己的身体,不只是处于何种目的与男人疯狂的交合。

  上前阻拦的香儿被狠狠的大了一拳,此时她爬起来正要往门外去,原本精致的面庞,左面脸颊肿起,嘴角渗出血丝,慌张的大叫着保安,往外面跑去。
  雨姐姐走了过去,大声喝止,「给我坐回去……叫什么保安……我来处理……」

  雨姐姐严厉的声音让香儿吓了一跳,蜷缩在沙发上发抖。

  雨姐姐朝那头发疯的猛兽走了过去,「林泽凯……够了……」雨姐姐一声高喝,林公子猛地转头看向她,「都过去那么久了……」雨姐姐还没说完话,林公子一个健步就冲了过来,「你知道什么……你跟他们都一样……畜生……」林公子一拳挥过来,雨姐姐向后躲闪摔倒在地上。

  我看的雨姐姐受伤,想要冲过去帮忙,「雨姐姐……」我叫喊着冲了过去,还没跑两步,雨姐姐大喊,「不要过来……给我在老实待着……」我被雨姐姐吓住了,没敢再移动。

  林公子已经骑到了雨姐姐身上,抓起雨姐姐的头发喊道,「都是你们……都是你们……是你们把韩璐害成这样的……」重重的一巴掌打在雨姐姐脸上。
  雨姐姐抬起头,看着小声的说着,「你要发泄是吗……那就全都发泄出来吧……」然后雨姐姐昂起头,大声说道,「我就是程心美……我就是程心美……当年都是我做的……怎么样……都是我做的……」

  雨姐姐尖利的吼声和林公子暴虐的狂吼彻底把我搞糊涂了,林公子为什么会莫名的的疯狂,程心美又是谁,雨姐姐为什么要说自己是程心美,开始只是一个人疯,现在两个人疯,在这么下去我都要疯了!

  「你个畜生……」林公子一顿狂叫,对着雨姐姐猛猛的抽了一个嘴巴,雨姐姐马上换手狠狠的打了林公子一巴掌,然后神经质的说道,「怎么……你还敢打我……我是你妈妈……」雨姐姐说完,林公子的动作有些迟缓。

  我正听的云里雾里,雨姐姐接着说,「当年都是为了你好……你要能听我……会有这么多事吗……记住你是谁……那样的女人……怎么能进我们的家门……」
  雨姐姐向机关枪一样的说着,林公子忍受不了,大声说道,「我是谁……我只不过是你们手中的掉线玩具木偶……韩璐是被你们逼成这样的……你们还害死了我的孩子……」

  雨姐姐情绪也异常激动,大声吼道,「你的孩子……这样的脏货生的野种也能做我们林家的孩子……你简直……」

  雨姐姐指着单项玻璃那头的韩璐说道,此时的韩璐赤裸裸的站在舞台上,被两个男人前后夹着,像夹心面包一样,玉门和后庭都插着一根阳具。

  语言和画面的双重刺激让林公子彻底崩溃,他打断了雨姐姐的话,疯狂的吼道,「你们……你们……」林公子语无伦次,不知道该说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愤怒。
  雨姐姐的声音再次响起,「我们林家永远也不会容忍这样低贱的女人……」
  「哈哈哈哈哈……」林公子狂乱的大笑着,对着雨姐姐说道,「低贱?高贵……哈哈哈哈哈哈……你那高贵的姐姐,我那高贵的姨妈不是也在半夜爬上我的哥哥的床吗……」

  雨姐姐楞了一会,马上说道,「你闭嘴……你知道什么……」

  雨姐姐还没把话说完,林公子冷血的一笑。

  「你不是很高贵吗……她不是很低贱吗……」林公子指着舞台上的韩璐说道,「我看看这样你还能不能高贵起来……」林公子咆哮着,一把扯开雨姐姐的上衣,漏出紫色的胸衣。

  雨姐姐反抗了几下,无奈林公子力气比她大,再加上处于疯狂的状态,根本无从反抗。

  「你居然敢拉开我的衣服……我是你母亲……」

  我不知道这时候雨姐姐是在想办法脱身还是故意刺激林公子,林公子邪魅的一笑,「哈哈哈哈哈……我今天就来强奸一下自己高贵的母亲……」林公子已经彻底疯狂了。

  「不……不要……」雨姐姐的胸衣被林公子粗野的撕开,一对美艳的玉乳裸露在外,林公子丝毫没有爱恋的情谊,粗暴的咬了上去。

  「啊……」雨姐姐吃痛,不住的喊叫,她双手抓住林公子的头,往自己的胸口按,希望能通过让林公子喘不上的方法,从而松开自己的乳头。

  「你看看……你的乳头一样也立起来了……」林公子做起来,狠狠的抓上雨姐姐的乳房,在猛烈的挤压之下,雨姐姐的乳头立马肿胀了起来,林公子指着舞台上的韩璐说道,「你和那个低贱的家伙一样淫荡……」

  「来呀……来呀……」雨姐姐继续挑衅的说道,「你这个家族叛徒,有种就强奸自己的母亲……来呀……」

  我不知道雨姐姐这时候为什么要再一次刺激林公子。

  林公子双手抓大雨姐姐的裤子上,垂坠的弹性纤维面料的裤子,随着锦裂之神,从裤腰到裆部被撕开了一个大口子,紫色的内裤暴露无遗。

  林公子迅速解开自己的裤子,拉下内裤后,露出了自己半勃起的阳具,阳具上沾染着点点滴滴的白色液体,我突然明白了,林公子在看刚才表扬的时候,射了!

  「我要让你这个高贵的美妇变成淫荡的母狗……」林公子把雨姐姐的双手抓起来,压在地板上,让雨姐姐的整个胸部暴露出来,他想野兽一样在与姐姐的胸口寻掘着,林公子用膝盖分开与姐姐的腿,半勃起的阳具在雨姐姐的玉门钱摩擦!
  「怎么样……怎么样……湿了吗……」林公子恶狠狠的说着,「父亲几十年没有再和你同房,是不是想男人想的都要发疯了……」林公子一边说,一边又对着雨姐姐的胸口咬了一口,雨姐姐闷哼着忍耐着。

  「哈哈……怎么……不仅有感觉了……还有要求了……」林公子戏谑的说道,雨姐姐膝盖以上的大腿部分加紧,把林公子那半软的阳物夹在自己丰盈的大腿之间,前前后后的摩擦着!

  「说话……」林公子抓住御姐的头发,恶狠狠的说道,「求我……求我草你……」

  雨姐姐凄婉的说道,「求……求你……草……草我……」

  林公子一阵狂笑,「哈哈哈……你的高贵哪去了……你的贞洁哪去了……原来你也一样……只不过是个下作的婊子……是个应当的母狗……」

  林公子在雨姐姐的身上前后摩擦着,半软的阴茎一点没有抬头的样子,雨姐姐的一只手缓缓的摸到林公子的胯下,手掌包裹着睾丸,轻柔的抚摸着,半软的阴茎慢慢开始有了起色。林公子看到自己的凶器已经抬头,迫不及待的拉开雨姐姐的内裤,漏出玉门,把自己的阳具往里面塞。

  「看看……看看……你就是想把我变成这样的……对不对……你就是想把我变成这样……」林公子大声叫嚷着,趴在雨姐姐身上不住的耸动着。雨姐姐一只手扶着林公子的背,一只手把自己上半身撑起来,双腿分开,最大限度的接纳着男人的阳物。

  这时候林公子把雨姐姐压在身下,而舞台上的广播此时也响起了,「各位贵宾,酒池肉林马上就要进入最后的阶段,我们活动的高潮也将开始,从现在开始,场中的4位美女将单独服务个人,大家可以再她们四个人身后排队,各位贵宾每对射一次,听好了,是直接射进去,没射一次斗门就会得到一个积分,积分最高的,将会获得今晚的大奖,那么,各位,开始吧……」

  主持人话音一落,包括韩璐在内的四个美女就各自占了一个地方,男人们纷纷开始排队,在四位美女身前排起了对,韩璐那一组是人数最多的!

  巨大的单向玻璃展示着场内的一切,韩璐这些女人们又要开始一轮新的游戏,舞台就好比是一个搞笑的综艺节目,最后要品出全场最佳,男人已自己的精液为选票,一人一票,把自己最中意的女人送上领奖台。这种变态的趣味把女人们当做了乞讨男人欢愉的工具,她们用自己的身体,一遍一遍的取悦这这些男人。
  林公子瞬间石化了,他的动作停下了,随着全身微微的颤抖,泪水滴滴答答的流了下来,他四肢着地,缓缓的小声抽泣着,就像一只在冬天在路灯下取暖的流浪狗一样,说不出的悲凉和无奈。

  雨姐姐把林公子拉起来,安放在沙发上,林公子低着头,泪水夺目而出,雨姐姐示意关上单向玻璃。香儿已经恢复了,她迅速起身,拉上了幕布,关上的音响,切断了包厢和外部的所有联系,整个包厢,一下安静了下来。

  林公子坐在沙发上,抓住自己的头,泪水就像下雨一样,不住滴淌,从狂怒的爆发到瞬间的崩溃,我不知道林公子经历了什么,但这种巨大的转变,往往都伴随着内心的几轮破碎。

  雨姐姐走到林公子身边,轻柔的抱住了她,缓缓的说道,「这么多年了,人的变化很大,不管你能不能接受,已经变成这样了,你拜托我寻找韩璐已经有段时间了,我一直不忍告诉你她的消息,不管是你,还是她,你们的相见只会让伤痕加剧,她已经忘掉你了,也请你忘掉她……」

  雨姐姐缓缓的说着,林公子在她怀中哭泣着,「是我害了她……害了她……我对不起她……」林公子扯着嘶哑的嗓子呼喊道。

  「你、她、包括你的母亲,都没有错,是时间的错,让你们再错误的时间见面了,错误已经铸就,我们就不要再执着于过往了,想办法帮帮她吧,也许你心里会好受一点……」

  林公子的情绪渐渐平复,在雨姐姐的怀里小声抽泣着,雨姐姐在刚才的施虐中,已经是衣衫褴褛,裸露的酥胸,裆部大开的裤子,这些她都还不在意,还是讲林公子温柔的搂在怀里,用自己身上的母性气息缓缓的融化林公子。

  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我和雨姐姐站在马路上,林公子已经上车,他摇下玻璃,没有直视我们,又恢复了那种淡然傲慢的状态,冷冷的说道,「今天的事情,我希望……」

  雨姐姐打断了林公子的话,「我知道,没发生过,韩璐这个人我也不记得,我从没和你一起来过这里……」

  雨姐姐点了一根烟,缓缓的吐着烟圈,机关枪一般把林公子担心的事情一下都说完了。

  林公子有点尴尬,咳嗽了一声,说道,「那个……谢谢……」没想到这么高傲的贵公子,也有感谢别人的时候。

  「想个办法,让她脱身,去最好的戒毒所,需要钱还是人,直接给我打电话。」林公子对雨姐姐嘱咐道,「个人有需要帮忙的,给我打电话……」

  雨姐姐低着头,没有看林公子,「不要太感谢我,咱们只是互相帮忙,这个人情,早晚需要你还的……」雨姐姐把烟头扔掉,抬头看了看这间春舍,说道,「我会想办法……给她新的生活……」

  林公子的车已经远远的走了,我和雨姐姐站在马路口,这本就是市郊,不好打车的,我们已经等了一会了,也没见出租车的踪影。

  「雨姐姐,那个林公子是这么回事呀,韩璐又是谁呀……」我小声的对雨姐姐说道,经历了这么多,我对这里面的事情越来越感兴趣了。

  「小丫头……就知道瞎打听……」雨姐姐点了一下我的额头,我撒娇的说道,「姐姐姐姐,告诉我吗……」我拉着雨姐姐的衣角说道。

  「好吧,你也都见到了,告诉你也没什么。」雨姐姐将林公子的事情娓娓道来,「林公子家时代从政,都是政府的大官,他妈妈一家是海外的商人,林公子即使官二代又是富二代,是个标准贵公子,林公子的姥爷没能生出男丁,按照她们家族的传统,就要让旁系,也就是其它家族兄弟继承家业,林公子的母亲不愿意家业外流,就撮合自己的儿子取自己的妹妹,作为家族的继承人,林公子当时已经有女朋友了,而且女朋友还怀孕了,当然不愿意。」

  雨姐姐站累了,索性坐在马路牙子上,继续跟我说,「林公子的妈妈就和那个女孩谈,想让她离开林公子,不知发生了什么口交,林公子的妈妈退了那姑娘一把,孩子就没了,林公子当场就跟家里闹翻了,后来林公子的爷爷知道了他和外面的女孩子谈恋爱,还有了孩子,很生气,强行把林公子送到国外,还把那个女孩子想办法送到外地,自此,林公子就和家族彻底闹翻了。」

  雨姐姐悠闲的跟我扯着八卦,我问了一句,「那个怀了林公子女孩子的人,就是韩璐吧……」

  雨姐姐看了我一眼,没好气的笑道,「小丫头乱猜什么……」

  我觉得自己猜得差不多,追问道,「是不是嘛……是不是嘛……」

  雨姐姐有点沉默,叹了口气说道,「哎……都是苦命的人……听说当时韩璐被那家人迫害的挺惨的……最后跟了一个当地的混混,染上了毒瘾,被那个混混逼着出来做小姐,后来几经辗转来到了这里……」

  我听到这里也有些惋惜,本来是两小无猜的爱情故事,然后发展成为狗血的豪门恩怨,最后还来了个人间失格的黑色结局,想来也是痛惜呀,看人女人找对男人很重要的。想到这里,不免出现了老公的样子,暮云,很快就能见到你了,我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没被大灰狼吃掉,终于就要回来了。

  「雨姐姐,我一会就回自己家里,你去哪里呀,我以后去哪里找你……」我对雨姐姐问道。

  雨姐姐抬头看着我,说道,「怎么,这么快就想把我甩开呀……」

  雨姐姐开着我的玩笑,我却有点着急了,「不是的……雨姐姐你救了我这么多次……我感谢还来不及了……你是我的好姐姐,一生一世的好姐姐……」我着急的脸都红了,雨姐姐帮助我这么多,我怎么能忘记她呢。

  「可是……我出来好几天了……家里也有些事……」我着急的解释道。
  雨姐姐打趣的说道,「我看不是家里有事吧,是你哥小丫头想老公了吧……」

  「哪有呀……也不是了……」我被雨姐姐问的脸都红了。

  「哎呀,你看看你,想就像了吗,都结婚了,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雨姐姐继续说道,「我呀……在这边不想待了,跟你去H市吧,顺便见见那个你说的好妹夫……」

  我知道雨姐姐在这边得罪了张世明他们几个,可能去还个地方生活了,我也觉得心里过意不去,「雨姐姐……要不你先住在我家里……家里地方小……」
  雨姐姐打断了我的话,「傻丫头,你姐姐我生意遍天下,这个用不着你操心……」雨姐姐笑着对我说。

  「对了……你老公叫什么云是吧……」雨姐姐问道。

  「嗯,秦暮云,很帅气的名字吧……」我笑着回答雨姐姐。

  「他……是不是脖子上有个铜钱一样的胎记……」雨姐姐问道。

  「是呀……样子很特别的……咦……雨姐姐,你怎么知道的……」

  雨姐姐摸摸我的头,说道,「我看你手机屏保……上面是他说的照片吧……」

  说话间来了辆出租车,我和鱼姐姐呀一起前往火车站,乘坐最后一班火车。

              (43) 夜袭

  回归主线,视角切换为男主角。

  从实验室回来,我已经疲惫不堪,通过师哥在刘教授电脑上安装的软件,我已经查请了刘教授现阶段的技术情况,他直接套用了那天晚上的验算成果,再加上我前面整理的那些课题数据,直接汇编了一个实验报告,证明了从智能设备方面研发机械学习的可能性,并结合现在的科技市场,规划了从研发到生产的路径。
  看到这个结果,我还真是很生气,实验数据是偷我的,结论和研究防线分明就是我那篇被毙掉的论文吗。大四的时候,老刘头还在整我,硬生生的毙掉了我的论文,搞的我不得不在研究生的时候换了专业,要不然得要被这老头整死不行。
  没想到刘教授拿着我的论文,如获至宝,这几年他的研究方向都是往这边走,不断的丰富补充我的理论,成为了现在研究成果。

  对手的底牌都已经看光了,想打赢很简单,关键是要打的漂亮,一击击倒对手,让他们没有翻身的余地。

  家里没有开灯,看来岳母和小柔都已经睡下了,我怕吵醒她们,蹑手蹑脚的走进自己的小卧室。躺在床上,想了想这几天的事情,大事都考虑过了,就往女人的当面想了过去。这几天在师母身上使劲折腾,强度了力度都是稍有的,师母还真是耐操,不仅耐力好,恢复力也是极强的,还有那种大胆露骨的态度,真是一道美味的熟女。

  对比一下,岳母就显得保守了许多,也是是因为身份的关系,岳母并不是很能放得开,总有种抗拒的感觉在里面,不过正是这种身份错乱的感觉,和那种努力压抑的浴火,让岳母的肉体更加迷人。

  婉儿也快回来了,和岳母的关系该怎么处理,这让我有些头疼,岳母的丰臀肥乳我当然不能放弃,但要是婉儿知道了,那估计我的小命就不保了。想到岳母那对面袋子一边的白皙巨乳,我的小兄弟又要抬头了,这几天和师母连番大战,不仅没有消减它的意志,这家伙还越来越体力越来越好了。

  想到岳母的酮体,就变得口干舌燥了,我轻手轻脚的走出卧室门,想去倒杯水喝。客厅的边上就是岳母的卧室,那半掩着的房门一片灰暗,乘着月光,隐约等看到岳母的美脚。客厅对面的小卧室是小柔的,房门关着,似乎已经沉沉的睡去。

  这时要是悄悄爬上岳母的床,在她小女儿的门口来一发,这是何等的刺激。
  我傻傻的想着,没注意手中的水杯已经倒满,水弄到我裤子上,撒了一地。我这边弄出动静,岳母的房间也有了反应,可能是梦中听到了声音,翻了个身,发出了轻微的声响。

  算了,不要把岳母和小柔吵醒了,自己回来的就比较晚了。我蹑手蹑脚的回到房间,爬上床准备入睡。

  性感温柔的婉儿,成熟端庄的岳母,青春活力的小柔,春花秋菊各有千秋,要是一锅端了,那该多美妙。买个大房子,来个金乌藏三娇,光是想想都让人觉得刺激,呵呵!我躺在床上睡不着,辗转反侧的幻想着,看着自己的小兄弟越来越大,哎呀,实在不行就打一发手枪吧。

  我迷迷糊糊的撸着管,一只冰凉的手钻进我的被窝!

  起初我没什么感觉,直到那手的主人将半个身子钻进我的被窝,我才发觉。
  我猛地坐起身,看到穿着轻薄睡衣的岳母正在往我被窝里面钻来。

  我刚要说话,岳母将手指放在我嘴边,示意我不要说话。

  「刚才就像偷偷的流进我房间里面吧……弄那么大响声……」岳母略带严肃的说道,「小柔在那边房里睡觉呢……你了不能乱来……」

  感情小柔在岳母房里睡觉呢,听到这里我觉得不对,岳母你搞错了吧,我只是去倒个水,没想着钻你被窝呀!

  我还没来得及说,岳母悄声说道,「婉儿快要回来了……」短暂的沉默,「你……你可不能乱来……不能……不能让婉儿知道……」岳母低着头说道。
  看着岳母哀怨的样子,我心里有些心疼,伸出双臂,把岳母抱在怀里。
  岳母的娇躯微微一颤,立马变得火热。

  「你答应我……婉儿在的时候不可以……绝对不可以。」岳母倒在我怀里,小声的说道,「婉儿不在的时候……你……你可以……来找我……」

  是呀,怎么能让婉儿知道呢,和岳母这个真是孽缘呀,这是我听到前半句是的想法,岳母的后半句让我的想法为之一变,我本以为和岳母的那一次是个小插曲,只是个故事,没想到这美艳的岳母还给我留下了再续前缘的机会,我心中一片狂喜!

  「明天婉儿就要回来了……」岳母抱着我的脖子,在我耳边喃昵到,「今晚……狠狠的要我……多多的要我……」

  岳母的身子越来越烫,一股股的热风往我耳朵里面吹来,「你这个死鬼……几天晚上都回来……有了我还不够……还要在外面偷吃……」

  岳母是过来人,我几天晚上没回家,她能猜不出来我去干什么嘛,大家不说破而已,况且也不是第一次撞见了(第一次是偷听到我和蓁蓁在顶楼)。岳母的双手向我裆部摸去,轻柔的抓住我肿胀难当的小兄弟。我和岳母来来回回体液做了三四次了,岳母对我的肉体已经很熟悉了。

  我抱住岳母,舌头深入她的檀口中,索取这那条温柔的香舌。饱满的乳房在我胸口摩擦,像是示威一样的摩来摩去,搞的心里奇痒难当,我腾出一只手,从乳房的下缘摸了上去。岳母的巨乳在容量上大过婉儿,但是不如婉儿的坚挺,但是却有着很好的弹性,揉搓起来爽滑梳顺,让我爱不释手。

  乳头在在我魔掌下渐渐挺立,岳母口中粗气连连,火热的气息一波一波的用来。岳母的双手抓住我的龙根,双手来回在阴茎上抚摸,掌心偶尔在龟头上摩擦,那种妙不可言的触感一波一波袭来,马眼伸出的些许液体附着在岳母的手心上,让这种摩擦更加舒爽。

  我的双手从岳母的肩头略过,穿过顺睡裙的肩带,顺着滑顺的曲线,双下滑,将整体肩带拉了下来,那高城深沟一片粉玉,在月光的照耀下更显娇嫩。我急不可耐的允吸了上去,舌尖卷上豪乳,双唇在乳沟中游走,恨不得一口吞下去。
  「呼……」师母小声轻呼,自己坐直身子,把一对乳房抬得更高,双手温柔的抱着我的头,五指在我发间游走。睡裙下窄小的内裤早已泥泞不堪,岳母双腿盘在我腰上,跨坐在我身上,紧窄的玉门正对着我高耸的老二。岳母身子蛇一样在我身上扭动,用自己的户门摩擦着我的阳物,我贪婪的允吸着她美艳的双乳,把一层层厚重的粘液留在它们的表面。

  「呼……小云……嗯……」岳母痴痴的在我耳边说带,「来把……进来吧……我受不了了……」

  岳母不断在我怀里扭动,像一种满身黏着的鱼一样。

  「慧然……慧然……」我在岳母耳边不住的嘶吼着,「我要要你……每天都要要你……当着婉儿的面要你……」我粗重的气息拍打在岳母的脸颊上。

  话语和行动的双重刺激,让岳母险些高潮,浅薄的液体湿透了内裤,印在了我的老二上。

  我放开岳母,双手拉扯着她的内裤,岳母双手扶在身后,双腿分开,湿哒哒的内裤瞬间就消失了。

  「啊……哦……」岳母忍者刺激,吼间发出阵阵颤抖,跨坐在身上,自己大力的上下起伏着腰肢,想要我的阳物插得更快,更深。我抱着岳母的屁股,双手用力,把岳母抬起又放下,猛烈的抽插着。

  浪潮,欲望的浪潮一波一波的逼近,我和岳母犹如惊涛骇浪里的小舟,随着欲浪浮浮沉沉。我抓起岳母的屁股,将她仰面放到,双手将她搂在怀里,下体用力冲击着,将快感一波一波的送进去,岳母全身激烈的起伏着,巨大的刺激让她在寂静的夜里无处宣泄,尖利的牙齿咬上了的肩膀,用这种方式宣泄着自己的快感,疼痛感同时也刺激着我,我精关一送,一股一股的灼热被灌倒了岳母的身体深处。

  我躺在床上,满身是汗,大口大口的穿着粗气,肩膀的上的齿痕火辣辣的疼,岳母从旁边过来,往我怀里挤了挤,拿起自己的薄纱一般的睡衣,帮我擦去额头的汗水。我抓住岳母的手,把这个身材火爆,知道疼人的美艳岳母拦在怀里。
  岳母对着我耳朵吹气,「小云……我想……我想再来一次……」

  我刚想找什么借口拒绝,岳母已经俯身到我胯下,将沾满粘液的阳具一口吞了下去,一阵刺激传遍我的全身。

  ……

  已经是中午了,我才睡眼惺忪的起来,全身松弛无力,不是感觉呗掏空,是已经被掏空了。岳母突如其来的夜袭,占用了大量的睡眠时间,等我起来,已经是中午了。

  我磨磨蹭蹭的洗漱了一下,刚要到客厅吃饭,小柔吵吵嚷嚷的从外面回来了。
  「……姐夫……你居然在家……几天了……你都跑哪去了吗……」小柔看到我回来,对我叫嚷着。

  我疲惫的回答道,「小柔别闹了……姐夫加班好几天了……都快累死了……」

  小柔身后是她的好闺蜜嘉嘉,见到我在,嘉嘉也礼貌的打了个招呼。

  「你们中午怎么回来了……」我对小柔说道。

  「下午要占用我们教室组织成人考试,我们下午休息……」小柔继续说道,「姐夫……你天天加班很可疑哦……」小柔侦探一般的审视着。

  「小柔……姐夫工作很辛苦的,每天有很多事情处理,真的很累了……」我无奈的说小柔说道,「你就放过姐夫吧,我辛苦赚钱,早日买个大房子,给小柔还个粉红色的卧室怎么样……」我讨好小柔说道。

  「哼……好吧……这次先放过你……」小柔双手叉腰,没好气的说道。
  吃完饭,我在卧室里面收拾资料,下午准备去一趟社区,看看能不能把店面装修的事情解决一下,岳母早上起来就去店里面了,一个人先打扫一下,几个星期装修下来,店里挺脏的。

  隔壁就是小柔自己的卧室,里面一会欢笑,一会大闹,看来两个小闺蜜聊的挺H的吗,我八卦心起,趴在墙上偷听。

  「你去了吗……最后去了没有呀……」这是小柔询问的声音。

  「当然去了……那两个高三的哥哥那么帅……」嘉嘉回答道。

  「啊……那你们晚上……这么多人……」小柔不解的问道。

  「哈哈……傻姑娘……没听过群P吗……」嘉嘉毫不在意的说道。

  我去,这么重口味,都群P了,我还没有双飞过呢,啊不是,小小年纪怎么不学好,不要把小柔带坏了,我在心底吐槽一下,继续偷听。

  「那天晚上大概20多个人吧,男多女少,加上两个高年级的师姐,大概也就七八个吧,其他几个都是男的。」嘉嘉对小柔说道。

  「啊……那……那你们怎么那个呀……」小柔好奇的问道。

  「哪有什么不行的……我那天晚上同时被三个男人上了……连小屁眼都被弄了……」嘉嘉说起这些连语气都不便,就像说自己的家庭作业一样。

  「啊……那……这么乱呀……」感觉小柔的下巴都要掉到地上了。

  「人多了多好玩了……几个帅哥把我插来插去,简直爽翻了,我和小桐我们两个人和高三的那个帅哥搞起来,太美妙了,最后我都不知道被射了多少次,身上都是精液的味道,洗澡洗了两边才洗干净……」

  我实在听不下去了,现在的90后实在太会玩了,这个嘉嘉简直让我难以想象,虽然那画面很美好,我也很期待,不,这种万恶的行为带坏了乖巧的小柔,等婉儿回来我要跟婉儿说一下,小柔年纪还小,本来就处于青春期,不要被这个家家带坏了。

  我一个大男人不好意思随便去说这个事情,我收拾了一下资料,转身出门去社区办事。

  「您好……我想找街道主任……」

  社区街道办的看门大爷白了我一眼,「主任是你相见就能见的嘛……在这等着……主任不在……」

  好吧,你们都是大爷,谁让我有求于你们呢。

  我在街道办公室门口晃了快两个小时了,才告诉我主任来了。

  进到街道办公室的二楼,最大的那一间就是主任的办公室。

  「主任你好……我是咱们街道商业街咖啡店的,我想……」

  我话没说完,那个女主任就严厉的说道,「你就是咖啡店的负责人!!查封你们几天了,都不见个踪影,现在才来,来干什么?」

  我陪着笑脸说道,「主任……我们也是小本经营,只是想扩大一下店面,您看……」

  我刚要解释,主任有叫嚷起来,「你想扩大就扩大了……那什么时候轮到我想……你们这些做生意的……」

  主任断断续续的骂着,可是我此时注意力已经不再这些骂声了,这个女主任让我觉得面熟,我感觉在哪里见过,是哪里呢。

  我想起来了,我以前跟踪程宇的时候,她不就是那个女孩子的家长吗。对呀,就是她。不对,如果她是那个女人的话,那就是说,我在楼顶看到的,程宇上的那个美妇人就是她。我的乖乖,勾引自己女儿的男朋友,和初中男生做爱的放荡女人,就是眼前的女主任。

  「怎么……怎么不说话了……」女主任仍在教训这我,「你说什么也没用,你那个小店,已经列为违规建筑了,给你们一个星期时间拆除,时限一过,我就叫拆迁队的人来……」

  想不到眼前这个严肃的女主任居然是这么放荡的女人,我一时间有些接受不了,但在当场不知道该说什么。

  「你走吧……赶快回去拆除违规的建筑……」女主任见我不说话,对我下了逐客令。

  我尴尬的笑了两声,快步退出办公室。

  在办公室的走廊上,我找到了街道办公人员公示墙,上面有所有人的照片和级别,我找到了最上面主任的照片。

  年纪30岁所有,干练,大方,有一种内敛的威严,笑起来很官方化,一看就是那种女强人类型的,不知道程宇这小子是怎么搞到手了的,陈曦宁,照片下面是她的名字,我用手机拍了照片。

  我打开手机,程宇那小子拉我进去的那个微信群,还在不停的闪动着消息,几个人在群里交换着各种搞女人的心得,约着下次群P的聚会,前两天程宇邀请我参加聚会的消息还在。

  看来要处理街道这个事情,既简单,有麻烦呀!

[ 本帖最后由 皮皮夏 于  编辑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0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