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奴隶母亲与我这个奴隶女儿】(03)(完)【作者:普普之人

字数:12009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静子阿姨向妈妈求饶着。

  「怎么可能放了你??这可是你要求的」

  妈妈向静子阿姨说着。

  「姐,不!不要,姐,放了我吧!我知道错了!」

  静子阿姨喊叫着却挡不住妈妈将仓库里的门关上及她身上铁炼的拘束。
  「你阿姨好歹也是名门大学出来的,没想到现在是这样的下贱吧」

  妈妈对着我说着,我与妈妈回到厨房继续忙着做家事。

  「好了!工作都完成了,手炼我帮你解开吧」

  妈妈靠了过来对我说着。

  「妈,可以先别解开吗?」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说着。

  「好好好,你就继续锁着吧你,可有你好受的,我的乖女儿」

  妈妈捏着我的乳头说着「妈~你别捏那里啦」

  我的乳头有些被捏痛了,我只好哀求着,但妈却没有停下手的意思,我的手又被腰间的手炼拘束着,我也只能任由妈妈捏了。

  第一次这样子做家事的我,却有着无比的快乐,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的我似乎对父亲的工作有些理解了,对於所谓的sm也不再那么的厌恶,反而有些瞭解了,身上也流着奴隶血液的我,或许可以……有一天可以……


  躺在床上准备迎接星期一上课的我,却是难以入眠,一想到今天的活动就令人兴奋到睡不着觉了。

  「继续为妈戴上贞操带当个好女孩哦」

  这是妈放在我桌上的新字条。

  看着自己跨下那个皮革制的贞操带就让我越来越想要自慰了,但是也因为它的存在让我无法用双手满足自己,不知不觉中我变成了爱自慰的女孩,过去的我对这样的行为是很排斥的,但现在的我却……

  在床上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的我,要怎么面对这个难以入眠夜晚呢?我从床上坐起身来,我将妈妈给我的项圈放进了我的包包里、脚镣我也丢进了包包里,换上一件大衣外套后,我静静的打开门,往公园的方向走去。

  女厕里,我将上衣脱掉,收进包包里,再将项圈拿了出来,往自己的脖子上戴去,再将脚镣往我自己脚上锁上,我穿回鞋子,套上大衣外套,走出女厕,由於脚镣的长度不长,我也只能一步步的往前走了。

  幸好此时的公园一个人都没有,我一个人静静的在公园里的步道里走着,夜里的公园特别安静,我脚上脚镣的铁炼声响就特别大声与明显了。

  我从大衣口袋里拿出了口罩,往自己嘴上戴去,再继续走着,感受着戴上脚镣步行的感觉,既步行又被拘束着,这种感觉好奇妙,加上地上传来铁炼的磨擦声,让我更兴奋了,而就在此时,前方却出现了一对情侣,她们手牵手的散步着,我已经躲不掉了,因为他们出现的实在太突然了。

  「怎么办?怎么办?被看见了,这次真的被看见了」

  我心里焦急着这样想着。

  而她们也离我越来越近了,我没戴围巾,脖子上的项圈清楚可见,大衣下双脚的脚镣更是明显。

  「你看那个女孩?」

  情侣中的男生对着她女友说着。

  「唉呦,现在的女孩真是……」

  女孩撇着头不敢看往我这边,由於夜深人静,他们的对话我听的很清楚,也让我更加难为情了,而更让我难为情的是我大衣下是没有任何衣物的,大衣外套也让我的胸部若隐若现的样子。

  「你看她那个狗戴的项圈,想当母狗啊」

  男生对着女友笑着说。

  「真是的」

  女孩无奈的撇着头说着。

  「如何?你也买一个来戴看看,今晚你当一回我的母狗」

  男生对着女友说着。

  「你这个色鬼,人家本来就是你的小母狗了啊」

  女孩边说边往男生的肩负上靠去。

  听到了这样的对话更让我兴奋了,自己的样子完全展现在不认识的陌生人给看到了,我的心跳加速,手心也不断冒汗,情绪有些激动,因为刚刚做了很羞耻的事情,但我却很有成就感。

  我手伸进大衣口袋里,准备掏出钥匙解开我脚上的脚镣,但我却完全忘了钥匙在妈妈那边呢。

  「天啊!怎么办?我现在只能这样走回去了吗?」

  我心里着急的想着对策,但我却无能为力,我只能这样走回家里去了。
  好不容易走出了公园,往街上走去,此时街上的人却还有,我只能硬生生的让他们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了。

  「你看那个女孩~~~~」

  街上另一对情侣边看着我一边对话着。

  「哇~」

  另一个女孩也说着其他人则是惊讶的看着我,看着我惊人的样子与装扮,大家都用眼睛注视着我,而我却脚软了,脚步也慢下来,我感觉到尿液与双脚发软。
  「啊!」

  我叫了一声,这声音还不小声,双腿间我感觉到温热的液体顺着大腿、小腿、鞋子流下。

  「你看,那个女孩尿失禁了」

  一旁的一个太太看到我的样子后遮住了嘴巴说着,但还是被我听到,我害羞的低着头,继续往前面走着,明明离家就很近,我却走的像是在爬山一样的慢。
  我成了一个尿失禁的女孩,还锁着脚镣,戴着狗才会戴的项圈。

  好不容易回到了家里,我将大衣脱下,双脚依旧锁着脚镣,我冲进了房间里的浴室,开始用热水沖洗着我的身体,我心里却不断有着刚刚的画面所带来的充击与感受,羞耻与快感交互出现着,道德与性欲不断的对抗着,很明显的这是行欲获胜了。

  「女儿,又出去冒险了吗?洗完澡,脚镣的钥匙给你打开吧妈留」

  看着桌上的字条,我冷静的拿着钥匙将脚镣解开了,我躺在床上深深的睡去了。

  教授在黑板前不断的讲解着课本上的东西,我却一个字也听不进去,我满脑子都是昨晚所经历过的事情,而我的下半身仍然穿着贞操带呢。

  而我现在外表穿着可爱的蕾丝上衣与轻便的牛仔裤,但大家不知道的事是我昨晚所经历过的一切,那是多么下贱的女孩才会去做的事情啊。

  「里沙?怎么了?」

  我的好姐妹兼高中同学央奈拍着我的肩膀问着。

  「哦~没事,昨晚没睡好,有些累」

  我向央奈解释着。

  「你有听说了吗?昨晚我们这里的公园出了个变态!」

  央奈正经八百的对着我说着。

  「变态?」

  我疑惑的问着,但我已经心跳加速,手心开始冒汗了。

  「是啊,还是个女的,深夜在公园里双脚还锁着脚镣、戴着狗项圈,露出胸部还在街上尿失禁」

  央奈惊讶的说着,而我已经快要无法镇定了。

  「是哦……我不知道说」

  我强制让自己镇定的说出这几个字来。

  「是啊!有够变态的,还听说是个年轻女孩呢」

  奈央继续说着,而我已经羞愧到快要不行了。

  奈央大概是看我没啥精神吧,才终止了这个话题,开始说着她新买的保养品与手机,而我根本没在听她说话,我完全还在她刚刚所说的话题里面,羞耻与快感再次冲击着自己的感官。

  「我想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昨晚的事了吧」

  我深深的叹了口气,准备迎接整天的课程。

  随着心情的平静,脑海中渐渐的又开始想着拘束、调教的事情了,双脚自由的张开与闭合让我有些不习惯,或许还是有着拘束比较好吧。

  下午的课我也已经无心再上了,只好藉口请了病假,先回家里去吧,走在回家的路上,恰巧与昨晚从公园回家的路线是重覆,看着这条路上,我昨晚经历了我人生中最大的羞辱与刺激,而现在我又再次重回到这条路上了,时间上才差了十几个小时。

  我再次走进了公园里,大白天的人来人往,公园里人潮不少,还是有着许多人在公园里,今天的我穿着的是连身的洋装,看起来跟一般大学生并无不同,因为我有些尿意,所以我走进了公园里的女厕,准备上厕所,当我脱下内裤往马桶上一座时,我注意到隔壁间的厕所也有人进来了,她轻轻的也关上厕所的门,从隔壁隔墙的间隙我可以看的见是个穿着黑色高跟鞋的上班族吧,还飘来淡淡的香水味,我轻轻的深呼吸着,当我尿完后我穿回内裤,我忽然有些冲动,想做些奇怪事情的冲动,我往地上一趴,透过间隙我偷偷的瞄到了她的身影,是个相当漂亮的女生,由於是坐式的马桶,我也看不到些什么,我有些回过神的站起身,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做出这样奇怪的事。

  「难道我是变态的男子吗?」

  我一边想着一边准备踏出我这间女厕。

  「刚刚看够了吗?小女孩?」

  挡在我门口的是刚刚隔壁的那个上班族。

  「我……对不起……」

  我赶紧跟这个大姐道歉着。

  「对不起就可以了吗?进去!!」

  她生气的比着我刚刚出来的那间厕所。

  我也只好退回刚刚的那间女厕所了。

  「你知道你刚刚在做什么?」

  她说完便给了我一巴掌。

  打的我好痛也好惊讶。

  「啊……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我继续跟她道歉,希望她可以原谅我。

  「你这小孩……真是的」

  她一样很凶很生气的说着。

  但是她还是原谅了我,我还是不断的跟她道歉着,我退出了这间女厕,羞愧的跑回家去。

  由於我是提早回家,我习惯性的还是从后院进门了,但是后院却是热闹无比,这次我躲不掉了,妈妈与阿姨一起被锁在后院的庭院里,她们双腿打开,露出了毫无耻毛的阴户,她们都蹲坐着,脖子上都戴上了项圈,狗绳都绑在树上,她们吐出了舌头就真的像是母狗一样,这一次阿姨与妈妈同时都看到我了。

  「妈妈,阿姨你们……」

  原来是父亲回来了,我惊讶的问着,但我也没能多想,赶紧躲进屋内,静静的看着这对姐妹进行母犬调教了。

  父亲穿着传统的日本男子和服出来,双手都收在袖子里,他戴上了黑色的粗框眼镜,满头的灰发都梳到头后去,瞬间从中年大叔变成了型男,一整个帅气,同时又是「绳师」

  与「调教师」

  的身份,但他又是我的父亲。

  心里的厌恶感还是有的,只是减少了很多,或许是受到妈妈这几天的「字条调教」

  所影响了吧。

  「去!」

  父亲只说了一个字,庭院里的两只母狗就立刻抬起头来,看着父亲手中扔出来的假骨头,骨头在空中旋转画出了一道美丽的弧形,掉在庭院里的地上,两头人型母犬立刻靠了过来,她们不敢用手去碰触到地上的假骨头,而是直接往地上趴下后,用嘴巴抢食着这根狗骨头。

  静子阿姨抢到了骨头,兴沖沖的爬行到父亲的脚边,父亲优雅的弯下腰去捡起了这根沾满唾液的假骨头。

  「去!」

  父亲再次将狗骨头抛出,这次很明显位置落点比较偏在妈妈这边了,尽管如此,静子阿姨还是很努力的往前奔跑想要去抢到地上的狗骨头,这是我第一次看到父亲调教女犬,而且被调教的还是我的妈妈与阿姨。

  「来,一人一支」

  父亲丢出了第二支假骨头,给了静子阿姨,静子阿姨高兴的咬起这支假骨头。
  妈妈在一旁也将骨头咬了起来,两只人形母犬蹲坐在地上向着她们唯一的主人面前笑着。

  「来吧!插吧」

  爸爸说完便坐在靠近庭院的走廊地板上。

  此时的这两头人形母犬就好像是听到什么特殊的指令一样,将骨头咬着放在地上,再咬骨头的另外一端,这样就好像咬着阳具的方式一样,妈妈往地上一躺,阿姨也趴了上去,两个母犬形成了六九的体位,静子阿姨嘴巴里咬着的骨头往妈妈的阴户里插了进去,母亲口中咬的骨头也插入了静子阿姨的阴户内。

  「嗯。。。嗯。。。嗯嗯」

  由於嘴巴里都咬着骨头,根本无法发出声音的妈妈与静子阿姨,只能勉强的发出些许声音。

  「好。。。。好特别。。。。。。」

  我惊讶到发不出声音了。

  竟然可以让两个女人,一对姐妹成了最真实的母狗、人形母犬。

  「好……好羨慕……」

  我口中小声的说出这几个字来,原来这就是当母犬的样子与感觉吗?与母亲和阿姨毫无距离的接触,一起成为父亲饲养的母犬。

  我慢步的退回屋内,避开了屋内的调教现场,我转身回到房间内,我小心翼翼的将房门关上,桌上再次放上了字条。

  「希望你看的开心,妈妈当母狗的样子,送你一个小礼物吧!妈留」

  桌上的字条也是妈妈所留下的亲笔字条,而屋外正上演着母犬调教的戏码。
  我拿起妈妈送给我的小礼物,是一支钥匙,一支可以解放我性欲的钥匙。
  我用钥匙解开了束缚我多日的贞操带,虽然都有在沖洗,但贞操带也有味道了,好不容易可以脱下了这贞操带,我当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的,我的双手一只搓柔着我自己的阴蒂另一只手用手指轻碰阴道口,光是用手指触碰我就已经快要高潮了,下体不断的流出液体来,我的手指也已经沾湿了,这样的手指更容易插入我的阴道了,但是细小的手指那能满足的了我的性欲呢?两指、三指、四指,不断的增加进入阴道的指数,终於可以满足我自己的欲望了。

  「啊。。。。啊啊。。。。啊啊。。。。。」

  我幻想着自己也在刚刚那个庭院里,我的身份不再是家中的女儿而是父亲所饲养的人形母犬,一头下贱的母狗。

  我开始自我幻想着,我也是在地上咬着假骨头的其中一员,与妈妈和阿姨也形成六九体位用假骨头插入着对方的阴户里。

  「啊。。。我也好想要啊。。。。。」

  我胡乱的躺在床上说着。

  过去对父亲的厌恶竟在刚刚那一瞬间全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对父亲的以仰慕与喜爱他的帅气,这是一种转化吗?由讨厌转化成了希望父亲来当自己主人的期望。

  「是的。。父亲。。。当我的主人,妈。。。。。我想被调教」

  我的双手不断的在我自己身上敏感的地方游走着,但双手已经无法满足的了我了,我急需要被当成母狗一样调教才可以啊!最好把我监禁在库房里,暗无天日的地方最好了。

  「我变成淫荡的女孩了吗?」

  心里的冲击让我不断的自我想像着,也让我变成与以前不一样的女孩了,面对着这样的自己,我只也只能诚实的面对我自己。

  家里的庭院在屋子的正后方,玄关离庭院有一大段的距离,后院依旧在进行着变态又刺激的女犬调教,我避开了会被发现的长廊,而是穿过厨房与客厅来到玄关。

  这里是大家放鞋子的地方,我将鞋柜打开,将一双父亲的鞋子拿了出来,我将鼻子靠近闻了闻,没什么特别的味道,只是有些淡淡的皮革味,袜子也很乾净,没有什么汗味,顿时我觉得我自己过去都错怪爸爸了,他也是个好乾净的男生,又拥有这样的调教女人的技能,难怪妈妈与阿姨都会心甘情愿的被他调教。
  但是要我踏出那一步,接受父亲的调教,我可能还是做不到吧?!我是个懦弱的女孩,这种事情我还是做不来的,但是若能让父亲主动出击,或许我会屈服,被强制拘束、强奸?还是我就是渴望被这样子对待吗?或许是吧!这个答案我也还没釐清。

  从刚刚的女厕事件到母亲与阿姨的犬调教,这一切是不是失控了呢?我又走回了庭院的附近,后院里变态的女犬调教继续在进行着,现在静子阿姨正张开双腿尿尿着,妈妈也是一样,两只母犬尿完后再由对方互舔着对方尿过尿的阴户,帮忙清洁,就好像真正的母狗一样,这一幕仍然让我心眺加速,我的手心再次开始冒汗了,情绪上也正兴奋着。

  「把耻毛剃掉吧!妈妈与阿姨们都剃光了!」

  回到房间后,我脑海里忽然出现了这个念头。

  但是我自己一个人想把耻毛剃掉可不容易,我们女生的私处是很敏感的,一不小心就会弄伤那里。

  「用个镜子照吧!」

  我将我化妆用的圆镜拿了出来,我坐在地上双腿叉开将圆镜放在我双腿之间让我可以清楚的看到自己的私处,这是我第一次用镜子看着我的那里,我自己看的都很不好意思了,女孩总认为那里很髒,我也是这样认为,但若是把耻毛剃光了,那就乾净的多了。

  女孩都会修饰耻毛,我也不例外,但不像这次要把所有的耻毛都剃光,所以这次我得特别小心,一旁用脸盆放置的热水与热毛巾已经准备好了,热毛巾我用来擦拭自己的阴部,让耻毛湿润,等等剃毛的时候也就不会那么痛了。

  剃毛用的刀是女生专用的剃毛刀,早已经浸泡在热水里了,我将它拿出后第一步先把好剃的上半部剃掉,我一刀刀的慢慢剃着,没多久上半部的耻毛也被我剃光了,接下来就要换阴唇附近的小细毛了,这边我得更加小心了。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后,开始一刀刀的慢慢剃着,随着时间一分分的过去,耻毛都已经剃的差不多了,我再次重新检视我的阴部,肉缝完全展现了,四边都是光秃秃的,阴部有些隆起的地方都是乾乾净净的让人看了不舒服,就像是年轻的小女孩般的阴部,我顿时觉得自己好可爱。

  终於将耻毛都给剃的乾乾净净的了,我也不愿意再穿回衣服了,索性戴回项圈锁上脚镣,躺在床上休息吧。

  而庭院传来的声音也静下来了,看来是调教结束,房门被敲了两下后,静子阿姨与妈妈就都进来了。

  「里沙。。。。。怎么你也?」

  由於静子阿姨是突然进来的,我完全没有防备就被看到了我现在的样子,全身赤裸的戴上项圈,双脚还锁上脚镣,耻毛像是个小孩般的被剃光。

  「咱们家里沙也跟咱们一样下贱呢~都是当奴隶的料」

  静子阿姨笑着对我说着。

  「这下你都看见了,当我们家族里的奴隶那可不简单哦,你看得像母狗一样活着,作着下贱不如人的事情,里沙考虑清楚了吗?」

  静子阿姨继续对着我问着。

  「放心吧!里沙我已经调教过一阵子了。。。」

  妈妈在旁边对着静子阿姨说着。

  「姐?你说的是真的吗?」

  静子阿姨惊讶的问道。

  於是妈妈把这阵子的字条调教的事情都告诉了静子阿姨了。

  「原来如此。。。。」

  静子阿姨惊讶的也不知道要说些什么了。

  「其实不只是这样。。。。。。。。。。。。」

  我慢慢的将这几天我偷跑去公园遇到的所有事,包括遇到那四个老女人与在路上失禁被很多人看见的事情都告诉了妈妈与静子。

  「什么?还有这样的事?那个半夜露出变态的失禁女竟然是你?我的亲姪女?」
  静子阿姨惊讶的继续问道。

  「一旦踏进来了,就不可自拔了!这就是我们家族女人的血统,拥有下贱奴隶的基因」

  妈妈在一旁说着。

  「不过。。。。你说的那四个老女人?长什么模样呢?」

  妈妈对我问着,於是我大概的将那四个女人的样子说给了妈妈与静子阿姨听。
  「怎么听起来像是。。。。。。主人的朋友呢?」

  静子阿姨对妈妈说着。

  「是啊。。。。。的确有些像!」

  妈妈也说着「主人?的朋友?」

  我疑惑着问着。

  「就是你父亲。。。。她有四个女性的朋友,都是S系的女王,可是很会调教女奴的女王呢!」

  妈妈继续对我说着。

  「怎么会刚好遇到她们呢?」

  静子阿姨问着。

  「是啊。。。这个我就不太清楚了」

  妈妈的疑惑的问着。

  「不过。。。我还真惊讶啊!原来我们乖姪女里沙也是个M女呢!这倒是让我不敢相信呢」

  静子阿姨有些微笑的说着。

  「里沙你还戴着项圈跟脚镣哦」

  静子阿姨对我问着还顺手摸了摸我的项圈。

  「里沙也想当母畜是吧?」

  妈妈对我问着。

  「母畜?」

  我问道。

  「嗯嗯~就是母狗」

  妈妈解说着。

  「在我与姐姐面前,里沙你自慰给我们看吧,想当母畜,要做的下流事可比这个还要多哦」

  静子阿姨说着。

  「你还敢说,当年你可是做下比这个更加下流的事呢」

  妈妈笑着对静子阿姨说着。

  「呵。。。当年往事你还提啊,姐你不也是吗?连我的尿都喝了」

  静子阿姨也不甘示弱的回答着。

  「好了,里沙,快张开你的双腿吧!好好让我们看看你的私处」

  静子阿姨继续说着。

  我慢慢将被子掀开,将我的双腿打开,我发现我是发抖着的,是兴奋的发抖的。

  「姐,你看!里沙的耻毛。。。。」

  静子阿姨说着「里沙你?剃光耻毛了?」

  妈妈惊讶的问道。

  「嗯嗯。。。我也想像你们一样,所以把耻毛给剃光了」

  我回答着妈妈的问题。

  「嗯嗯!不愧是我的乖女儿」

  妈妈开心的点点头。

  「让阿姨帮你服务一下吧!姐?如何?可以吗?」

  静子阿姨对妈妈问着。

  「随便你,里沙你静子阿姨要帮你服务一下,腿再张开点儿」

  妈妈对我说着。

  「好的」

  我将双腿张到最开后,静子阿姨靠了过来,就趴在我的双腿之间,但我的双脚已经被脚镣给锁住,也没办法再张到嘴开,而私处已经传来静子阿姨舌头舔我的阴蒂的感觉了。

  「啊。。。。。阿姨。。。。。啊。。。。啊啊。。。。。。。好舒服」
  我娇喘着,叫着,好不舒服啊。

  而看着我长大的静子阿姨,如今竟然在我胯下替我舔着私处,这种感觉、感官的冲击,太让我兴奋了,而且妈妈还在旁边看着。

  「妹妹,我来帮帮你吧」

  妈妈在一旁也不想闲着的样子,她来到静子的背后,对着静子阿姨的阴部也伸出舌头舔着。

  「里沙,妈的那里也交给你了哦」

  妈妈对我说着,於是我们几个稍为动了位置,三人围绕成一圈,我慢慢的伸出舌头舔着妈妈的阴唇,我一边舔着妈妈的阴唇,阿姨也舔着我的私处,三个女人的衣服都慢慢脱下,一边舔着我们三个女人手也牵着手。

  「啊。。。。。舒服。。。。女儿。。。。舌头真。。。。。真灵活啊」
  妈妈在一旁娇喘淫叫着。

  「姐。。。。好舒服啊」

  静子阿姨也淫叫娇喘着。

  一场女人与女人的淫乱游戏就在我的房间展开了,春天即将到来,多雨的现在却变的热闹非凡,甚至有些像是夏天般的炙热了。

  「快打扫啊!里沙」

  静子阿姨穿着高级套装正在我的后方,而我呢?脖子上一样戴着项圈,但却系上了狗绳,双脚一样锁上了脚镣,但却穿上了超高的高跟鞋,唯一不一样的是我双腿之间私处里面却插入了一个还在震动与转动的电动阳具,这支电动阳具是妈妈用麻绳捆绑於腰间固定的。

  「还有盘子也要洗哦」

  妈妈在一旁看着美妆杂志一边说着。

  「里沙的乳房也不错呢」

  静子阿姨捏着我的乳头与胸部一边说着「阿姨,请不要这样……啊……啊」
  我叫着,但静子阿姨也不愿停手,现如今穿着高级套装的是她们姐妹俩,而我却成为她们的家畜宠物玩具了吧。

  「好母狗啊,姐,你可生了只好母狗呢」

  静子阿姨动了动我胯下间的电动阳具。

  「啊……啊……啊啊……静子……阿姨……别动那个……啊」

  我扭动着身体试图想要让静子阿姨停止动作,但却无法让她停下。

  好不容易洗完了碗,在她们姐妹俩的指示之下,我成了家中的母畜母狗,趴在地上让她们用狗绳牵着,我们再次来到庭院里,静子阿姨牵着狗绳,将狗绳拉着,我随着狗绳的方向来到了后院的地上。

  「来,脚张开蹲着,好母狗,好女孩」

  妈妈对我说着,像是在教导新的小狗一般。

  我照做了,我难为情的将双腿张开,双手举高蛋前手臂垂下,伸出我的舌头,而静子阿姨一手接过狗绳将狗绳绑在后院的树上,此时我才明白,原来她是要重现前几天的场景,只是这次轮到我当母狗被绑在后院的树旁了。

  「看着这母狗。。。很有潜力呢」

  静子阿姨对我说着。

  「是啊,挺有潜力的」

  妈妈也在一旁说着,她们端了两杯热茶在庭院里坐着,看着我坐着难为情的母狗姿势一边闲聊着,在她们的谈话中,我觉得好羞耻啊,场景转换了,我成了被绑在树旁的母狗,而她们成了在一旁观看的人了。

  「好难为情啊。。。。」

  我心里这样想着。

  「原来这就是当母狗的感觉吗?」

  我心里这样子想着,也享受着,短短几个月而已我就从厌恶变成了喜爱了,而且身陷其中,这是我当初想都想不到的,又或许这是天意吧?总之我不可能再恢复到以前那个样子了,对於SM虐恋喜爱的我,想要与妈妈及阿姨一样,成为乖巧的M女或是母畜。

  「给你个小礼物啊」

  午餐过后,静子阿姨将我拉到了餐桌前,原来她不知道从那里拿来的人工阳具,就被她用胶带固定於餐桌的中央,旁边还放了罐润滑剂,但是我那需要润滑剂呢?我光是看到那跟直挺挺的假阳具时,身体就已经有反应了,我摸了摸下面,早已经湿润一片。

  妈妈与静子阿姨就坐在餐桌旁的椅子,我爬上了餐桌上,双腿张开向着这两个女人。

  「妈,好难为情啊」

  我害羞的不能自己,我跟妈妈及阿姨求饶着。

  「难为情?这只是母狗的基本训练呢,我当年可在你奶奶的面前及你妈妈的面前做这样的事呢?」

  静子阿姨说着。

  「这是真的,里沙,你得好好努力学习怎么当母狗哦」

  妈妈也对我说着,想不到我当了十几年的人,如今却要学着怎么当狗了。
  我的双腿叉开,已经耻毛都被剃光的阴部肉缝展现在静子阿姨与妈妈的面前,我害羞的低着头不敢看着她们的双眼,因为这是一双我最熟悉的双眼,我从小看到大的双眼,如今我就要在她们的面前做出下流的事了。

  随着阳具在我肉缝前磨擦着,我知道我的阴户更湿了,阳具剥开了我的肉缝,很顺利的往阴道内插去、滑入,阴道被撑开与磨擦的快感马上刺激着我的大脑,但比起阴道高潮,我更喜欢阴蒂高潮,又或许同时高潮那就更好了,但是我对高潮的感觉还是有些惧怕的。

  随着阳具的进入,我摇摆着我的双腿与屁股,试图寻找让我最舒服的位置与速度,随着速度越来越快了我的身体也冲击的更大了。

  「啊~~~啊啊啊~~~~啊呀!!啊啊啊!!!!!~~~啊」

  我已经不顾什么矜持的大声淫叫着,我张开我的双眼看着妈妈与静子阿姨的眼睛,我甚至可以说是享受着她们的视奸与不屑,越被看成下流的女人,我越兴奋了。

  「啊~~~啊啊啊」

  我摇摆着自己的身体与乳房,双手玩弄着自己的乳头,我的一头长发也随着我的动作摇摆着。

  「这是里沙?」

  静子阿姨问着妈妈。

  「是啊!不是里沙是谁?」

  妈妈淡定的回答着。

  「我怎么看都像当年的你啊」

  静子阿姨说着「敢说我,你当年在这张桌子上不也一样放荡下流?」

  妈妈回答着静子阿姨。

  「也是,但你女儿与你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静子阿姨仔细的看着在餐桌上摆动身体的我,但妈妈似乎一样淡定,一点也没有惊讶的样子,就好像一切都在她的掌握之中一样。

  「快啊~快啊~再插的深入一点,仔细点儿,努力插进自己私处吧」

  妈妈在一旁宛如女王般的下着命令。

  而这些用语让我越听越兴奋了,速度也跟着加快,但我双腿发软,都快无法支撑自己的身体。

  「终於啊!我也踏到这一步了」

  我自己这样告诉的自己,一边享受着桌上这根人工肉棒的快感与感官的冲击,一看着着静子阿姨与妈妈看我的神情,我似乎解脱了,我完全成了她们眼中的M女与母畜了。

  但是!我还只是妈妈与阿姨的玩具母畜而已,重要的是要成为父亲的母畜,从前我是那样讨厌父亲,如今却千方百计想成为他的母畜,渴望被他强奸与调教,甚至希望可以与母亲一同怀上父亲的孩子,这是多么变态的想法啊,但现在已经成了我的愿望与计画。

  「妈,父亲。。。。。。。喜欢什么样的。。。。。女奴啊?」

  我有些不好意思的问着。

  「嗯嗯,傻孩子,你父亲不会只喜欢什么样的女奴,他只会问你想成为什么样的女奴?家畜?便器?」

  妈妈淡定的说道,她一边切着菜,准备着今晚的晚餐。

  「哦哦」

  我简单的回答着。

  「怎么?你准备好要把自己献给父亲了吗?」

  妈妈抬起头问着。

  「嗯嗯?妈你担心?」

  我问着妈妈。

  「担心?担心你跟我抢老公?你想太多了,我至始至终都是你父亲的家畜与奴隶,现在我的女儿当然也是他的家畜与奴隶,我一点也不担心,重点是你准备好了就好」

  妈妈切着菜丝一边说着。

  「倒是你,父亲不喜欢女孩穿的太暴露,洋装,你父亲喜欢洋装,但洋装的里面如果绑上麻绳,别穿内裤,耻毛剃光,这个你已经做到了,在他的面前用双手捧着项圈,我想她会喜欢的,还有脚镣,她希望我们女孩都锁上脚镣,这是必然的,双脚的自由在我们身上是多余的」

  妈妈继续说着。

  「里沙,你还年轻,真的不想要自由吗?」

  一旁在倒茶的静子阿姨也在一旁说着。

  「我想。。。。。就跟妈说的一样,自由对我们来说是多余的」

  我这样说静子阿姨马上就可以理解我的决心了。

  「嗯嗯」

  静子阿姨笑着点点头。

  「不愧是我的女儿,真令我骄傲,果然是流着我们家奴隶血统的女孩」
  妈妈在一旁说着。

  我在一边洗着碗边摆动着双脚的脚镣,享受着当奴隶被拘束的感觉,一边做着我以前不太做的家事。

  「里沙,你这好像也脚镣太小了,要不要换一副重一点的?脚镣越重越有感觉哦」

  静子阿姨看着我双脚的脚镣一边说着。

  「可以哦,阿姨还有重一点的?」

  我问着「当然有啊,这是当年妈在戴的,若不是你出生了,我可能会一直锁着脚镣到现在呢」

  妈妈笑着对我说着。

  「原来是这样啊」

  我笑笑的回答道。

  「我想……你可以出现了……孩子的爸,我的主人」

  妈妈忽然说了这一句话,后方爸爸出现了。

  「我的好女儿。。。。。。」

  爸爸站在我的身后对我说着。

  「爸……你怎么……你怎么在这……」

  我惊讶的问道,我惊讶的问着我眼前的这位男人我的父亲。

  「我一直都在……里沙,还记得公园的四个老女人吧……她们可是俱乐部有名的SM女王,嗜好是玩弄年轻女奴」

  父亲侃侃而谈的对我说着。

  「爸……怎么会……」

  我还是觉得很惊讶的问道,但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而爸爸一步步的走了过来,他伸出手来,摸了摸我的项圈。

  「好女儿。。。。。想当奴隶?」

  爸爸对我问着。

  「嗯。。。。嗯嗯」

  我只能点点头。

  「你准备好了?」

  爸爸再靠近了我问道「嗯嗯」

  我再次点点头「准备好放弃当人了?」

  爸爸对我继续问着「家里目前只剩下一个母狗的缺额,你如果放弃当人,那只剩下母狗的缺额了」

  爸爸继续说着一边玩弄着我的乳头,这是第一次被爸爸玩弄我的乳头。
  「休学吧?!」

  一旁的静子阿姨对我说着「嗯嗯,我选择当母狗」

  我想了想后对爸爸说着。

  「嗯嗯,我知道了,孩子的吗?替里沙母狗准备好笼子,就放在旧仓库里吧!你的最爱啊。。。里沙。。。。暗无天日的地方」

  父亲摸摸我的头发后对我说着。

  「还有全身铁炼拘束?」

  一旁的静子阿姨说着。

  「嗯嗯!欢迎成为我们家的宠物」

  妈妈在一旁也附和着。

  「静子不一起?」

  爸爸在一旁说着「我……??主人……」

  静子有些疑惑的问着。

  「家里只有一头母狗太少了,你也不配当人了,当母畜吧,与里沙一同当母畜饲养,如何?」

  父亲对静子说着。

  「里沙。。。。可以了吗?」

  爸爸与妈妈对我说着,而这也是我最后一次以人的身份来面对爸爸妈妈了,接下来的我将以母畜的身份来面对我的新主人。

  「嗯嗯是的」

  说完后我被带到了庭院的仓库前,笼子已经准备好了,脚镣、手镣、脖子与双脚、双手、右脚与左手、左脚与右手,各被锁上了沉重而冰冷的铁炼,我缓慢的爬进了笼子里,静子也与我一样一起爬进了铁笼里。

  「以后还请里沙母狗多多指教了!」

  静子对我说着「我也是。。。静子。。。母狗」

  我回答着,我再回头看了爸爸与母亲一眼,於是仓库的门慢慢的被关上了,只剩下一丝光线到最后一点光也没有了,我将从大学生变成家畜,在这里展开我的母狗生活。

  一直到后来我怀上了爸爸的小孩后,我才又被放了出来,算一算我一共被监禁了长达两年的时间,这两年里,我很满足也很快乐,除了父亲的临幸,也是我唯一的工作与责任,现在我又有了爸爸的小孩,而且是个女孩,我开心的看着爸爸主人与妈妈,妈妈也开心极了,因为家里将要有新家畜了。。。。。。

                (完)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夜蒅星宸 金币 +12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