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大香蕉大香蕉最新视频-我们的发展离不开你们!

友情提醒:因为经常被墙,请各位亲记住本站永久域名: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强暴小说  »  小师弟不要

小师弟不要

我转了一下头,脑袋侧着,脸贴在她腿上,她大腿上一股动人的肉感从脸上肌肤传了过来,我迷醉地将头愈往她腹部贴过去,她揪起我的脑袋,低声喝问:「干什么?!」脸上似笑非笑的。

  我鼻间发声:「唔……你的腿枕得人好舒服,我想睡会儿。」带些撒娇的味儿,一边乘机将脸往她腿间钻,她两腿间有股说不出的晕晕的味儿。

  她下身挪动了一下,竟没说话。我心下大喜,脸在她腿根,故意微微张开嘴儿,嘴唇隔着薄裤,像是吻着她的大腿。她的腿抖了一下,搭在我后颈的手,不由滑到我的后背,轻柔的手摸得人十分舒服。

  我稍稍挪动了一下脑袋,鼻息全喷在她两腿间,三师嫂「嗯」的呻叹一声,将我的脑袋揪了起来:「别……你还是起来吧。」

  我头一挣:「不!」又落回她腿上,这时更狂乱了,脸鼻直往她身上厮磨。

  三师嫂手在我耳朵上,像是揪抓,像是摸捏,娇喘道:「小师弟……好了……别闹了……起来。」

  我「忽」的一下起来,她的嘴儿半张,脸色晕红如醉,眼神看过来,有股迷离的含混意味。

  我断然将唇印在她颤动的唇上,她「唔」了半声,反应不及,唇被我封住了。我拼命吸着她的唇,她口中散发出一股平日我所熟悉的气息,更刺激得我发狂。

  一个声音在脑里乱喊:「没错!她就是我三师嫂!我的亲姐姐一样的三师嫂!」

  我和三师嫂一起倒在地上。我在她身上挣扎、撕扯,使劲扑腾。一会儿,我心跳地看到,三师嫂胸前露了一大块雪白的肌肤,半个酥胸云堆一样从衣下挤泄而出,随手一碰,乳头就会跑出来似的。她的衣带散乱,不用人去解,就快要松开了,裤头鼓蓬蓬的,狼狈地露出一瞥白白的腹肌。

  三师嫂躺在地上,张着嘴喘气,平日温和亲切的她,此时竟是那么动人。我扑上去,在她脸上漫无目的狂吻狂亲,鼻子、嘴巴、眼睛、两颊,下巴、耳旁,叼起了一缕细发,又吐出去。三师嫂摇着脑袋,左右躲闪,嘴里说道:「不……别……不要!」

  我压在她软软的唇瓣上,她「唔」「唔」数声,牙微微的张开了,我嘴里像溜进一尾小鱼儿,滑溜溜的往里直钻,舌头一碰到,麻酥酥的从脊背升起一股电流,到了脑门,又涌向下腹,底下猛的涨硬起来,戳顶在三师嫂腹下,说不出的舒爽快美。

  我晕头晕脑的,双手乱扒三师嫂的裤子,嘴里气喘吁吁。没有明确的目的,只想脱去她的裤子,越快越好,越光越好!忽然,三师嫂裤头下落,腹下一丛黑密的毛儿露出来,我惊呆了,歇下手,定定看着。三师嫂挺扭着腰儿,裤子又滑落一些,看见一处红红白白的肉隙,像另一张不可思议的嘴儿,在下边与我对视着。

  三师嫂挺腰而起,颤抖的手在我裤带上抓扯,我忽然醒过来,迅速脱了裤儿,一个从未面世的尘根暴怒地直耸而出,朦朦胧胧中有一种意识,跪低身子,往三师嫂胯下乱顶。用力重了,尘根弯曲,痛得赶紧缩回来,满头大汗,带着哭腔喊:「师嫂帮我,快帮帮我!」

  三师嫂的小手握住它,往腿间引,尘根碰到一处湿润的软肉,沉下去,四肢百骸都要融化了开来,像雨天猛的滑了一脚般,我忙抽了出来,被三师嫂的手在腰旁一扯,又沉了下去,那种快美使人忍不住要大喊出声。我果然「啊!」的一下叫了出来,耳边同时也听得三师嫂「哼」了一声,她的腰身弓顶了起来。

  我开始蛮抽蛮耸,快活得像刚学会走路的孩子,满地里乱跑。底下不是很紧,尘根滑湿湿的挨着点肉壁,进进出出,三师嫂要死要活,腰身连连弓起,乱扭乱钻,两腿不时紧夹一下,口中叫唤:「啊……啊……不要嗯……啊!」

  我忽然有有所醒悟,停下来,运一口气下去,尘根果然涨大起来,撑满了师嫂的肉洞,再运一口气,茎身将她花房要撑裂了一般,她的阴部上面的小丘明显鼓饱起来,三师嫂大叫:「啊……小师弟别……不要啊!……痛!」我再往里一挺,龟头前端似被一张小口咬了一下,顶到头了。

  这下抽动起来没刚才那么顺溜,进去时推开许多肉的褶皱,拉出时翻起一圈肉浪,一下一下,都打在了实处。花蜜流不出来,被茎身夹带着,裹在洞里,一挤一抽,像赤脚在泥地里跋涉,「吱……哧」的一声连着一声。

  三师嫂酥胸半掩,腰身扭动,咬一下唇皮,又吐喷而出,口中随着:「嗯…啊!」的闷哼,脸转过来,转过去,没一刻安歇,头发乱遮着红红的脸儿。

  我兴发如狂,开始冲刺,一下又一下,重重的冲击,下腹肌肉击打在她的腿间,发出「啪」「啪」的响声,三师嫂随着我的撞击,身子乱抖,语不成声。

  听得她大叫一声:「啊!我……不行啦!」身子高高弓起,头软软的拖在地上。我第一股精液喷出,尘根还是绷紧的,接着快速的抽插,一股又一股精液喷打出去,才渐渐软了下来,我无力地压在她身上。感觉魂飞物外,灵腾云间,一股气流漫布体内,像泡在温水中,我知道我的功力又提升了一成。

  三师嫂的脸在我下方,眼儿半睁半闭,含羞的歪向一边,我轻轻地吻了她一下,她脸上的红晕又深了一层,却不再闪躲,我心中大乐,没想一次云雨过后,三师嫂竟变得如此乖柔动人。

  我移开一些,躺在她旁边,指尖拨弄她的乳头。三师嫂一说话,酥乳随着颤动:「坏蛋!」

  我撮着她的乳头一紧,她「嘤」的一声,脸藏到了我脖颈处,我说道:「你这好美啊,我以前怎没注意到?」

  三师嫂晕着脸儿,擡看了我一眼:「以前你乖呀。」

  我手上又一紧:「那就说我现在不乖喽?」

  三师嫂「喔」的一声轻叫:「就是,你现在学坏啦!」

  我笑:「那三师兄岂不是早就学坏了?」一语既出,两个人都忽然不敢作声。天,这事要给三师兄知道了,使出掌心雷,我和三师嫂都将尸骨不存。

  三师嫂爬起来,整好衣裳,道:「时候不早了,我先回去,你眼睛也好了,你……」忽然脸儿微红,迟疑起来。

  我点点头,会意:「我会小心不让师兄师姐知道的,只是……我想你的时候怎么办?」

  三师嫂羞转过半边身子,轻声道:「不可以了……我……是你师嫂。」

  我挨近去,在她耳边悄声道:「好姐姐,我用遁地术去你房里。」

  她通红着脸,道:「行不通的……他……他回来能感觉到你留下的气息,我去看你好了。」说到最后,语音转低,羞不可仰。

  我大喜,道:「好姐姐……你真好!」她身子缓缓离去,飘在空中,语声传来:「我去了。」一闪即没,使的正是我们神龙门的陆地腾飞术。

第二章 双修大法

  我运了一会功,走出洞口,外头金光耀眼,云霞灿烂。提身跃至树颠,但见青阳山古木参差不齐,延绵不绝。放眼望去,如浩瀚大海,波澜起伏。

  东向尽头处云气蒸腾,波光鳞鳞,与晚霞彩云连成一片,正是清水悠悠的镜湖。而南向低处,树木杂处,小镜湖成一块不规则大小碎片,映射水光,我们神龙门的居处若隐若现,掩藏其间。

  我提气纵身飞去,踏叶拂枝,耳边风声呼呼,由高处往低掠去,直有一泄千里之势,早已过了数个山头。胸间真气鼓荡,竟无丝毫衰竭迹象,我不由又惊又喜,脚下放慢,纵高落低,也是身随意转,比往日轻松自如了许多。难道与三师嫂云雨一番,功力竟会有这么大的提升?

  我的天!这么说……我不久就可以开始修行梦寐以求的搬运术了?真是太好了!

  我心怀一畅,更加放慢了步子,悠悠然缓步树颠,身子随高随低,沿途观赏青阳山美景,如一叶扁舟泛浪于轻水微波间,说不出的悠游自在。

  青阳山乃因青阳古木而得名,位于镜湖之畔,天姥山北侧。青阳古木高大挺拔,枝叶繁盛,树身均达百米之高,人在树下,如身处高屋大殿,清凉爽快,不必有风雨之忧。我练功之余,经常躲到某个树枝间,坐卧休息,谁都找不着。
师尊早年从龙虎山出师,遍游各地之后,带了大师兄隐居于青阳山。数年间,又出外陆续收了二师兄、三师兄、师姐和我,之后便很少出山了。嘿嘿,这么好的地方,换了我,当然也不爱出去啦。

  这次师尊却不知为何,忽然带了三师兄走访小寒山陆师伯,应该不会是替二师兄提亲去了吧?师伯收的两名女弟子……无音师姐和无双师妹都长得水灵水灵的,两年前陆师伯带她们来了一次,当时二师兄和无音师姐因所练的功法相近,经常在一起切磋法术。

  师尊和陆师伯均属于龙虎山道教的旁支,龙虎宗道士比起全真派那些臭哄哄的道士可好多了,门下弟子不仅酒肉不忌,还可娶妻生子。而我们这些只管修行未正式纳入道门的弟子,就更加自由了,一般人都称我们作「羽士」,可比牛鼻子道士好听多啦。

  我一路悠哉悠哉,缓步慢行,不知不觉中,小镜湖在望,我落下身子,往湖畔走去,绕过几处花丛杂树,到了神龙门居处。膳房很简陋,小木屋搭盖,屋外有个露天小棚,底下一张长条木桌,几个石凳,大师兄已坐在那了。

  我叫了声:「大师兄!」行了个礼。

  大师兄点点头,我正要坐下,忽然想起:「二师兄他们呢?」

  大师兄含笑看了棚外湖水一眼。只见湖水「哗」的一声,冒出了一个脑袋,接着二师兄整个身子缓缓升起,施施然踏着水面走来,身上水汽蒸发,笼着他宽袍飘飘的身子,看上去仙风道骨,分外潇洒。

  我羡慕地:「二师兄,什么时候教我遁水术吧!」

  二师兄含笑道:「你若不怕师尊责怪,我可以教你啊。」

  我们师兄弟几人,大师兄修行遁金术,二师兄修遁水术,三师兄修遁火术,师姐修遁木术,我修遁土术,师尊曾有严令,不得私相传授,否则重重责罚。

  我知道二师兄定然不敢传授遁水术的,求也没用,也只不过说说罢了。二师兄走近来,也向大师兄行了个礼,在下首坐下了。

  三师嫂从膳房出来,端上素菜,向两位师兄点点头,又瞟了我一眼。我心中一动,三师嫂洗过澡后,脸儿明净动人,款步之间,腰身轻摆,臀部在衣下忽隐忽现,一股含蓄朴素的少妇味儿,以前怎么就没看出来?

  我正要跟入膳房,忽觉不妥,今日与三师嫂有过肌肤之亲后,总有些心虚,于是向两位师兄说了声:「我去叫师姐!」瞬间在地面消失了,哼,怎么也得馋一馋二师兄才行。

  湖东属木,师姐住在那儿。我在湖东的木屋前现身,她的房门关着,我叫了声:「师姐!」没人答应。心想,不会跑到树林里去了吧?刚学会的开眼术又忍不住跃跃欲试试,运了口丹田气,目光从窗户间探进去,猛得吓了一跳:床上的衣裳铺开了一大滩,师姐的脑袋搁在上面,眼睛闭着。

  我急叫:「师姐!」心中怦怦跳,师姐不会是走火入魔,肉身烧化了吧?

  搁在衣裳间的脑袋忽然睁开眼睛,居然还说话:「叫什么叫?!」随即脑袋连着空空荡荡的衣裳缓缓升起,接着衣裳上伸出了手臂,长出了腿,最后胸前鼓露尖起,师姐若无其事地跃下床来。

  我吁了口气,在屋外道:「吓了我一跳,你又练柔功了么?」

  师姐眼睛很亮,往外瞟了一眼:「什么时候开了眼啦?居然偷看人练功。」

  我得意地笑:「午间时候,我终于通了天眼啦!」

  师姐缓步穿过木门,走了出来,她修的是遁木术,这种木门壁板对她简直形同无物。师姐淡淡看我一眼,只顾往膳房走去,我跟在后头,问:「师姐,你刚才练的是什么功?」

  师姐冷冰冰的:「隐身术。」

  我口张了张,终于没有说话。

  师姐微笑:「这次居然学了乖,不再缠人传你隐身术了么?」

  我大喜:「师姐肯教?!」

  师姐「哼」了一声,没说话,只顾前行。

  我懊恼地:「又不肯教人家!净逗人开心。」

  师姐笑:「我纵然愿意教你,可你功力够么?自不量力!」

  我嘻嘻笑:「那可难说得紧,你看好了!」两手推出去,地面蓦地高起,竖起一道土堆,挡住师姐去路。

  师姐微微一笑:「班门弄斧!」伸手一推,竟然没推动。

  我涨红着脸,喘着气:「如何?!」双手使劲运气抵住。

  师姐娇叱一声:「开!」土堆「轰」的一下颓然倒地。

  我垂头丧气,师姐的五行木术正好是我五行土术的克星,修行又比我深厚,我的功力虽然进了一层,毕竟不是她的对手。

  师姐诧异地盯了我一眼:「可以呀,我使足八成真气,才推倒你的土障。」

  我像霜打了的茄子,焉焉地:「还不是给你推倒了。」

  师姐笑:「那当然!你那点微末道行,还想跟我比?!」

  我「哼」了一声,没说话。

  师姐自言自语:「不过,修习隐身术应没问题了吧。」

  我惊喜地:「师姐?!」

  师姐抿嘴一笑,把我看呆了。她肌肤似雪,平日总是冷若冰霜,可是刚才那展颜一笑,如月破云开,霜雪初融,说不出的好看。

  我转过头去,却悄悄运气,目光绕回她的脸上,百看不厌。她的脸竟微微红了,更添丽色。忽听得一个低低的声音,在耳边细如蚊语:「看什么看!」

  我吓了一跳,赶紧收回目光,一颗心怦怦直跳。师姐默默前行,宛若未觉。

  我这才定下心来,笑:「好师姐,明日就开始传我隐身术吧。」

  师姐道:「那要看你以后听不听话了!」

  我急忙发誓:「我一定听师姐的。」其实师门规矩甚严,长幼之序分得很清楚,我本来就该听她的。

  转眼已到膳房,师姐不再答我,向大师兄、二师兄、三师嫂行过礼,挨着师嫂坐下了。

  我陪在末座,大家开始用膳。菜很简单,不过红是红,绿是绿,看上去新鲜味美。

  大师兄以前是侍奉师尊的道童,三师嫂嫁过来前,一直是他煮菜做饭,三师嫂来了后,接替了他。三师嫂做的菜,可比大师兄精致可口多了,有时三师嫂身子不适,还由大师兄下厨,我就感觉有些难以下咽了。

  我们吃饭时一般不说话,讲究细嚼慢咽,充分吸收五谷果菜的天生灵气。一时间静静的,只听到细微的吞咽嚼动声,其中我发出的声音最大。

  三师嫂小口吞咽,几乎没有声响。她穿着素色衣裙,坐在师姐的上首,低眉俯首,小嘴儿微张,看到我色心忽起,悄悄使动天眼,小心地绕过师姐,往她裙下看去,才看见一截白白的小腿,师嫂腿儿一夹,咳嗽出声,被饭粒呛了一口,呛得满面微红,我的天眼自然缩了回去。

  一会饭罢,几个人还静坐不动,此时才是我们师兄弟最轻松的时刻,谈天说地,无所不聊。

  忽然二师兄望向天际,问:「大师兄,那是本门的信鹤吗?」我和师姐随着望去,什么也看不见,听得大师兄道:「不是,似乎像全真派的凤尾鹰。」过了一会,我才看见天际处一个黑点,从天姥山方向高高飞来。

  二师兄皱眉道:「近日全真派的凤尾鹰在南方频频出现,看来道教北宗有意南侵的消息不假了。只怕师尊这次出山也与此有关。」

  大师兄道:「二师弟,师尊的意图弟子们不便猜测,有什么事,师尊自会告诉我们。」

  二师兄忙道:「师兄说的是。」

  我说道:「拦下来看看,是什么消息,不就知道了?」以我们师兄弟几人联手运功,当能截下凤尾鹰来。
  大师兄、二师兄同声喝道:「不可!」师姐白了我一眼,意思像是说我最爱惹是生非。

  大师兄缓缓道:「全真近年来势力大盛,千万莫要轻惹他们,拦截信使,这可是道门大忌!」

  我看师兄们很紧张的样子,心想:「全真教真的那么可怕么?」大师兄圆目长须,兀自不放心地盯着我看。

  二师兄笑道:「小师弟从未出过山门,道门里派系关系复杂,他一点也不知道,也怪他不得。」

  大师兄缓容道:「以后可要小心了。」

  我觉得甚是无趣,站起身叠碗收筷,道:「师嫂,我帮你收拾碗筷吧。」自然是别有用意。

  三师嫂笑道:「放下!你会么?别越帮越乱。」


 【完】



相关链接:

上一篇:玉女奸杀令 下一篇:偷窥的旅途

警告:本站视频含有成人内容,未满18岁者请勿进入,否则后果自负!
郑重声明:我们立足于美利坚合众国,对美利坚合众国华人服务,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请未成年网友自觉离开!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视频均来自互联网收集而来,版权归原创者所有,如果侵犯了你的权益,请通知我们,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谢谢合作!
好搜 搜狗 百度 | 永久网址:
 www.9991yy.com  www.9992yy.com